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救犬的少女
    第二章救犬的少女

     李修文下了山坡就遇到了一个熊孩子,正是他邻居家的孩子,馒头。

     馒头虎头虎脑的,穿着半旧不新的衣裳,袖子,裤管统统都卷了起来,明显是比身形大了一号,看起来像是大孩子淘换下来的。馒头来着里正是来找李修文的。

     “修文哥哥,婶婶喊你回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 馒头说完,用袖子擦了擦快流出的鼻涕,一双乌黑的大眼睛,一眨不眨的看着李修文。

     馒头这小屁孩喊李修文的妈妈为婶婶并不是因为两家有亲,不过是风俗罢了。

     李修文无奈一笑,又想起前几天他回家晚了,被他妈妈不停念叨两个小时的事情。

     “知道了,馒头,你先回去的,我这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那修文哥哥我先走咯......”

     说完,馒头便迈着小短腿在回家的路上飞速奔驰着。

     李修文看着馒头飞驰着,脑海中浮现出馒头裆下那根小面条,正在迎风招展,若不是跑的飞快,他真想问问馒头是否觉得裆下凉飕飕,有一种清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 李修文甩甩脑袋,将脑海中的画面甩出去,心中竟有一丝庆幸。

     开裆裤!

     幸好自己穿来已是十四五岁的年纪,不需要穿开裆裤这种神物,不然想想都有点不寒而栗呢。

     就在李修文在庆幸之时,馒头那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 “修文咯咯,修文咯咯......”馒头许是受到了惊吓,十分的紧张害怕,以至于声音都走了调了,哥哥喊成了咯咯。

     李修文此时也没心思想些别的了,连忙往馒头叫声响起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 那是在一条小河旁,只见一条跟馒头一样高的大黄狗正急躁的绕着馒头不停的打着圈儿,摇着尾巴,嘴里呜咽着。时而用脑袋推着,时而咬着馒头的衣服往河边拉扯。

     “修文咯咯,修文咯咯......”馒头不知何意,只知道不停的哭喊着,豆子大的眼泪不停的淌下,鼻涕也跟着淌下。

     李修文到了地方,看此情景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,看着不停哭着的馒头,不由一阵好笑,在他看来不过是大黄狗在跟他嬉闹罢了。

     李修文不再担心,反而生出一种恶趣味来,听着馒头那惨绝人寰的哭声,他心中一阵愉悦,像是五伏天里喝了一瓶冰水一样畅快。

     好吧!李修文自己承认自己是个混蛋,他这种行为跟欺负小孩一样恶劣。不过经此一遭,李修文穿越而来的压抑,还有与这世界的隔阂在此刻统统都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 馒头的哭声渐渐弱了下来,李修文一阵怅然,为什么不哭了呢?

 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 李修文一睁眼却看见那条大黄狗已经来到自己跟前,这时他才发现这条大黄狗浑身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 “呜呜!”大黄狗呜咽着,嘴巴咬着自己的裤脚不停的拉扯,往河边的方向拉扯。李修文能够感觉到大黄狗的急躁,于是也不再想别的,连忙往河边跑去。

     一靠近河边,李修文便依稀看见一个人影躺在那里。再近些,便发现是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少女。

     人命关天,李修文跑的更快了,迅速跑到少女身旁,只见少女脸色苍白,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粘在脸颊,双唇已没有了血色,身体玲珑有致。

     但此情此境,李修文无暇他顾,迅速的清理完少女口鼻之中的异物后,一腿跪地,一腿屈膝,然后将少女腹部朝下放在自己膝上,然后一手扶住少女的头部,使其秀口向下,另一只手按压少女背部,不一会儿,将水排出。

     之后便要开始进行人工呼吸了。

     李修文先是将少女仰卧平放在地上,将大腿伸直放在少女玉颈下,使少女头部后仰,然后呼吸道拉直。然后一手捏住少女的琼鼻,一手托其下颚,最后深吸一口气用嘴贴紧了少女的玉唇,吹气。如此反复。

     跟美女接吻是一件美妙的事情,而在网文中英雄救美,人工呼吸总是常见的桥段,男主救醒美女之后总是会遭到美女的一记耳光,以及收到一张流氓卡,最后的结果自然是美女芳心暗许,男主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 李修文却一点也没觉得跟少女接吻是什么美妙的事,因为那条大黄狗此时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,像是自己抢了他骨头一样。你能想象到,你与美女正在接吻,而在一旁,一条大黄狗正在死死的盯着你吗?

     这样一来还有什么气氛,还有什么美妙可言。

     真不是一条好狗,过河就拆桥!李修文心中不爽。

     “修文哥哥,你刚刚是在亲嘴吗?”这时一旁的馒头不合时宜的问了一句,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发着好奇的光芒。

     “真是个求知欲旺盛的好孩子,去你的好孩子!你为什么不哭了?!”这句话李修文终究没说出来,因为那少女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 少女不知何时醒的,但显然已经听到了馒头的话。少女又羞又恼,再加上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,正是惊魂不定,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 李修文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,这不,刚刚便救了一人,由此可见,他还是一个从不说谎的好人。既然是好人,他就好人做到底,劝劝她好了。

     “同学,人最宝贵的是生命,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!”

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想不开的,也不能跳河轻生啊,你年纪还小,等你再过几年,长大了,在回首看待之前遇到的一些挫折,你会发现那些都是不值一提的。还有看你穿着打扮,家境一定不错吧?你已经比大多数人幸运多了!”

     李修文苦口婆心的劝着眼前的花季少女。

     “谁轻生了,你那只眼睛看见我轻生了,明明是我家的大黄掉河里了,我这才下去救它的!”少女被李修文污蔑为想不开轻生,一阵气急,瞪大双眸连忙辩解。

     “还有我会游泳,刚刚不过脚抽筋了。”说完又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 少女说完之后便是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 “姐姐,你家的狗不会游泳吗?”这时一旁的馒头眨了眨眼睛,好奇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