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 规划与拜访
    第五章规划与拜访

     清晨的下河镇充满着朝气,夏日的朝阳缓缓升起,浓烈的阳光照耀着整座小镇。在经过一阵上班高峰过后,街上的人流便少了下来。

     下河镇这时还没有超市,只有供销社。

     供销社里的商品不多,服务态度也差,不过他们做的是独门生意,没人与他们竞争,生意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 一辆三轮摩托在供销社前停下,李修文从摩托后面那个没顶的车厢里爬了下来,双脚着地,他只觉的一阵手软腿软。

     “修文,你要忙的事情多吗?要不,等我那儿的货买好了在来这儿接你?”带李修文上镇上的是个中年男子,他是个老烟枪,从那满是烟渍的牙齿上便能看出。

     “王叔,谢谢啊,不用了,忙完你就先回去吧。”李修文想想坐那三轮摩托的欲仙欲死的感觉,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 “那行我先走了。”王叔不愧是老烟枪,这说话的一会儿功夫,便又抽完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 说完王叔便风驰电掣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李修文穿越而来也有些日子了,对这个世界也每个全面的了解,自昨日获得那至尊鼎后,便想着到镇上查查资料,所以今日一大早便坐上了王叔的摩托到镇里。李修文说的至尊鼎便是那玉盘与鼎,不过他觉得绕口便取名至尊鼎。

     乡下路况不好,王叔开个摩托又是风驰电掣的,将他颠簸的都快要散架了,直到现在也没缓过来。

     李修文要查资料,上网查,那是最方便不过的了,但是千禧年的时候网吧还不普遍,想要上网并不方便。不过下河镇便有一家网吧,不是什么正规网吧,而是黑网吧。

     李修文缓了一阵,便往那黑网吧走去,在街上大概走了十来分钟,到了一个小巷口,那黑网吧便在里面了。至于他为何不叫王叔直接停在这里,这却是有原因的,在这时网吧都不是什么好的名词,在大人的印象里总是将网吧与前几年十分火爆的游戏厅联系在一起,实际上这时的网吧确实十分混乱,也没有相关部门监管。

     要是让王叔知道自己上网吧,他铁定一会去就会告诉自己老妈,自己老妈一旦知道了,想想老妈那威力巨大的紧箍咒,现在脑门还隐隐作痛呢。

     “加血,加血呀。”

     “双杀,我去!”

     这家黑网吧并不大,仅仅只有十来台机子,一进网吧,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狭小的房间里充满了烟味,一条条线路就那么明晃晃的铺在地上,机子前坐的都是一些穿着背心,抽着烟打游戏的人。

     李修文到收银台交了钱,便找了一台空机子,开机,开始查起资料。

     新浪,搜狐,网易,三大门户网站没变。打开这三大门户网站,看起了最近的新闻,也没发现与上一世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 百度在千禧年已经诞生,它是李彦宏,徐勇二人在2000年一月,在中关村创立,致力于向人们提供简单,可依赖的信息获取方式。而在这一世,百度也同样存在。

     找到百度,李修文便开始搜索起资料来。

     改革开放,是邓小平1992年南巡讲话......与上一世一样。

     鲁迅,鲁迅原名周树人......与上一世一样。

     那英,没有。

     金庸,没有。

     赵薇,没有。

     李修文查找了好一阵,才停了下来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看来情况与他之前猜想的一样,世界格局,政治动态与前世没什么不同,而娱乐文化方面则跟前世有了很大的变化。很多的建国后的作品在这一世都已经消失的无隐无踪。如此一来在这世界当一个文抄公便是获取名声最好的方式了。

     至于节操,那是什么?他从未听过!

     “喂,哥们儿,打字很快呀,玩不玩游戏?来打两盘?”坐在李修文旁的是个黄毛胖子,长相普通,跟相貌英俊的李修文自然是没得比。那黄毛胖子在李修文查资料时便已经被其熟练的打字给吸引,在他看来打字如此娴熟的人,定是个高手,便想邀其打两盘游戏。

     李修文回过神来,发现是他旁边的黄毛胖子。

     “不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说完便离开了,说实话在这黑网吧的环境实在太糟,他早就受不了了,不赶紧离开,还在这儿干什么?而且这网费也太贵了,一个小时就要三块钱,真黑!

     “我去,吊什么呀,我......”

     对于那黄毛胖子说了什么李修文并不关心,他此时站在网吧外,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,顿时觉得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 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 南山村,李修文家此时正堂大开。

     “李老哥呀,这次可真是要谢谢你们家修文了,要不是他,我女儿怕是,哎......”

     说话的正是林书瑶的父亲林建国,他昨日说了要来拜访,今日便提了礼物上了李修文家的大门,而他口中的李老哥便是李修文的父亲李国强,在水电厂工作,收入普普通通。

     “林老弟客气了,这是个人看了都会搭一把手的,不用这样,太客气了。”李国强是个老实人,在他看来李修文救了林建国他女儿不过是举手之劳,这送上门的贵重礼物是万万不能收的。

     一番推辞之下,李国强盛情难却,最后还是收下了礼物。

     “你闺女现在多大了,上初中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跟你家修文一样,过了暑假也上初三了。我平时也忙,没功夫陪她,这次暑假便带她来这儿住几天,没想到出了这事儿,还好孩子没事儿。”林建国说着,还有点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 “哦,孩子人没事就好。对了,林老弟你说在这里住两天,是有什么亲戚在这儿吗?”李国强听了有些疑惑,没听说过乡里乡亲有这么一个看上去身价不菲的亲戚呀。

     “没,没,我就是听说南山村这儿依山傍水,风景不错,便在你们这儿建了座房子,什么时候有空就到这儿住上两天,换换心情,城市毕竟太过喧闹了,不如这乡下宁静。”林建国说的谦虚,他哪是建了座房子,明明是建立座豪华别墅啊。